<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焦灼(2)
流寇水师的突然撤离,让孙传庭喜出望外,尽管说流寇撤离到襄阳府城之后,意味着进攻府城的难度增加,不过只要能够尽快的展开对府城的进攻,其余的暂时不用考虑。

孙传庭与陈新甲等人商议之后,决定在十二月初一展开对襄阳府城的进攻。

流寇的水师当然已经展现出来不一般的战斗力,也让孙传庭知道了,接下来攻打襄阳府城,难度会特别的大,想着短时间之内拿下襄阳府城,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故而在商量具体战术的时候,孙传庭倾向于四面合围,围困城内的流寇,同时采取小规模的骚扰式的攻城战术,让城内的流寇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一旦流寇出现难以支撑的情况,再来展开大规模的攻打城池的战斗,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保证大军粮草的充足。

孙传庭给出的攻打襄阳府城的战斗时间为两个月左右,既在崇祯十四年的二月之前,争取能够拿下襄阳府城。

应该说孙传庭的这个作战计划,是充分考虑到流寇的战斗力,也考虑到攻打襄阳府城的艰辛,可惜孙传庭的作战计划,遭遇到陈新甲的否定。

从九月份开始的战斗,需要持续到来年的二月,还不知道能不能拿下襄阳府城,这不是陈新甲能够忍受的,再说十几万的大军围困襄阳府城,谁知道固守新野和信阳的贺人龙能够坚持多长的时间,谁知道郧阳的刘文秀、李定国和艾能奇等人,是不是会驰援襄阳府城,若是大军不能够很快的拿下襄阳府城,一旦城内的流寇得到了外部的增援,甚至是遭遇到李自成和张献忠的联合。那么战斗倒不如干脆大开城门迎接解放军的队伍进来的结局就不好说了。

在陈新甲的内心,对于流寇的战斗力还是小视的,他不认为流寇战斗力强悍。

陈新甲与孙传庭之间的理念不一样。所要采取的战斗模式自然是不一样的。

这一次孙传庭没有退缩,他很清楚贸然展开强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大军的损失一定是惨重的,这种惨重的损失,对于大军的士气是毁灭性的打击。

陈新甲和孙传庭两人的意见不能够统一,以至于影响到了准备好的十二月初一的进攻。
陈新甲一意孤行,坚持自身的意见,他认为孙传庭胆小怯战,先前攻打流寇的水师。就持续了十多天的时间,若不是流寇的水师主动撤入到城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被打败,这充分说明了孙传庭指挥作战的时候,畏首畏尾,没有能够拿出来全部的力量。
怡然……”听见何思雨的声音
陈新甲坚持对襄阳府城展开总攻,孙传庭坚决不同意,其余人没有表现出来态度。

一气之下的陈新甲,给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写去了信函,孙传庭不甘示弱。也给杨嗣昌写去了信函,两人分别说明了原因。

一直到十二月中旬,兵部的敕书到了。其意见是支持陈新甲。

也就是说,进攻襄阳府城的战斗,必须是速战速决,必须是大规模的进攻。

敕书罕见的训斥了五省总督孙传庭,认为孙传庭的确是怯战。

这让陈新甲和孙传庭都明白了,所谓兵部的敕书,其实就是皇上的意思,皇上没有下圣旨,可能是考虑到进攻襄阳府城的战斗正在进行之中。

兵部的敕书训斥孙传庭。这是很少见的情况,也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偏偏发生了,可见皇上对于已经开始的剿灭流亲戚熟人前寻找了三四天寇的战斗。是很不满意的,其实贺人龙固守新野和信阳,暂时没有针对李自成展开总攻,这已经透露出来陈新甲和孙传庭的作战意图,那就是重点是针对张献忠、防止李自成与张献忠之间的联合,这样的作战意图,皇上不可能不清楚,但木已成舟,皇上不好怎么反对,只能够是默认,如今孙传庭准备稳扎稳打,皇上好不容易找到了出气的地方,怕是大发雷霆的,可到大街上探一下莞城的路和公交线路以想象朝中大臣是劝慰过的,要不然孙传庭还有可能遭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

事情到了这一步,陈新甲和孙传庭都是没有想到的。

孙传庭很快改变了自身的态度,他已经知道不能够坚持稳扎稳打的意见了,要不然皇上就真的会责怪了,所以他开始和陈新甲商议,究竟该如何展开进攻。

中军帐,一场重要的讨论展开。

“本官建议从陆路和水路两个方向展开进攻,陆路进攻以南门为主,水路进攻以西门为主,两个方向展开进攻,流寇不好防御,陆路和水路的进攻相互配合,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襄阳府城。。。”

陈新甲对着地图说出了他的计划,这也是他早就思索好的作战计划。

孙传庭一直都有些沉默,突然改变作战计划,且皇上已经有些不满意了,这些都需要时间来接受和消化,从目前的情形来说,孙传庭还找不到最好的进攻办法,也就是说攻打襄阳府城的战斗,注定是异常血战,或者说是一场持久战,短时间想着拿下襄阳府城,几乎是没有什么可能性的。

大军的粮草已经维持不了多长的时间,陈新甲和孙传庭已经给湖广巡抚方孔炤写去了信函,要求方孔炤开始陆我好好跟他讨教讨教续的运送粮草,保当然证大军的供给,陕西与四川的方向,陈新甲也写去了信函,素素把专门见客人的厨师服换上要求陕西迅速文震亨以及四川总兵秦良玉,无比想办法拖延住刘文秀、李定国和艾能奇率领的流寇,至于说贺人龙,肩负的职责就更加的重要了,必须要守住新野和信阳两座城池,防止李自成与张献忠之间的联合。

该做的全部都做了,接下来就看孙传庭麾下大军的战斗力如何了。

看见孙传庭没有开口,陈新甲再次开口。

“本官也清楚,此次的战斗一定是残酷的,襄阳府城易守难攻,若不能够奋力进攻,不可能攻陷,故而所有的将士都要同心协力,凡是有临阵退缩、不服从指挥者,一律行军法,本官和孙大人、王监军可以轩斩后奏。。。”

陈新甲的这些话,让孙传庭有些吃惊,倒不是说先斩后奏,而是陈新甲怎么会牵涉到其中,陈新甲率领的是外围驻守的大军,不会参与到进攻城池的战斗之中。

还没有等到孙传庭开口,陈新甲就揭开了谜底。

“此番进攻就遭遇了一连串的围攻和反扑到处是鞭炮声襄阳府城的战斗,由本官来指挥,孙大人负责指挥外围之战斗,保证大军粮草的供给,阻止流寇增援襄阳府城。。。”

孙传庭的脸色瞬间就有些红了。

他看了看陈新甲晚上八点多了,颇有些迟疑的开口了。

“陈大人,这临阵换帅的事宜,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本官知道孙大人之想法,此事稍后商议。”

陈新甲脸我十分高兴色很是平静,这让孙传庭更加的忐忑,要知道陈新甲若是没有得到强有力的支持,是不可能临阵换帅的,这样做是大忌,再说陈新甲也没有真正指挥过重大的战斗,进攻襄阳府城的战斗,一定是残酷的,这就需要统帅临机做出相应的调整。

当然陈新甲直接指挥进攻襄阳府城的战斗,也就是承担了主要的责任。

陈新甲提出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始总攻。

这一天日子很是特殊,是小年,有句话说的好,长工短工,腊月二十四满工,也就是说不管是做什么事情的,到了腊月二十四都应该要歇息了,过年之后开始忙碌,陈新甲却在这个时间发起对流寇的进攻,可见其还梦到我们高考已经结束了内心是有着很坚定的信心的。
后面的安排,孙传庭都不是特别注意了,他已经纠结到临阵换帅的事情之中。
诸多的总兵、副总兵和参将离开中军帐之后,陈新甲也没把这事当个事看着孙传庭开口了。

“孙大人,是不是在想着本官为什么会临阵换帅。”

陈新甲说这话,从怀里掏出来一份文书,递给了孙传庭。

孙传庭有些疑惑的接过了文书,打开认真看了一会,脸色马上变化了。

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的孙传庭,将文书还给了陈新甲。

“感谢陈大人帮忙周旋。”

原来这是杨嗣昌写来的文书,说明了朝廷之中对于攻打襄阳府城战斗的争论,以及皇上的盛怒,皇上本来是准备直接撤销孙传庭五省总督之职,命令押解到京城去的,好在杨嗣昌等人据理力争,让皇上放弃了这个决定,不过指挥襄阳府城的战斗,继续由孙传庭负责,显然是不合适了,若是短时间之内不能够攻下襄阳府城,那么孙传庭支思见的爹来了必定会遭遇到严惩,所以杨嗣昌建议由陈新甲来指挥攻打襄阳府城的战斗。

孙传庭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证大军的粮草供给,阻止流寇对襄阳府城的增援。

所有的准备事宜都铺开了,既然是总攻,那么相应的准备工作就更多了,方方面(完)下书网手机端免费下载txthttp://m.xiabook.com面都需要考虑到。

一直到十二月二十二日,大军的各级军官才知道进攻的时间从二十四日的卯时开始,进攻分为陆路和水路两个方向,以陆路为主,以水路为辅,参与进攻襄阳府城的军士,总人数达到了八万人。

当然,大帅也变成了陈新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