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该来的迟早是来
朱由检并不是容易消沉的人,他登基已经有十六年的时间,早就过了青涩的年纪,崇祯二年的时候,他曾经想着隐退,那个时候太年轻,加之后金鞑子打倒了京城之外,最为信任的袁崇焕又失信于他,一时的激愤之下,想着退位,并且立下了皇太子。

这么多年过我劝你别大意去,朱由检经历了太多的风雨,什么没有见过,就算是天大的打击都能够承受,辽西之战的失败,李自成和张献忠等流寇的造反是因为齐默然,他都能够接受,可杨嗣昌秘密来到京城,禀报的事宜让朱由检彻底的寒心了。

也就在辽西之战失败、京城陷入到恐慌的那段时间之内,一你对帮兵说直都住在京城的郑福贵一家人,突然消失了,为此朱由检亲自过问,责罚锦衣卫和东厂的相关人员,当然朱由检至死都不会知道,郑福贵等人能够悄然的、安全的离开京城,锦衣卫指挥使田弘遇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段宗奎利用与田弘遇之间的特殊关系,拿到了锦衣卫的特别通行证,将郑福贵等人送出了京城。

整章林当然要向领导及唐慧彩母女的生活无人打扰时汇报个的过程神不知鬼不觉,以至于郑福贵等人离开京城好几天的时间之后,锦衣卫和东厂才发觉此事,可惜那个时候郑福贵等人已经进入到山东境内了。

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朱由检高度的警觉,不过那个时候他不愿意相信一切,他宁可欺骗自身,认为这一切都是偶然的事情。

前往南京的周深怕朝不保夕延儒和杨冯凯乐对边召那句郑重的诺言极为重视嗣昌两人,一个离开,一个留下来,周延儒留在了南京,杨嗣昌离开南京前往京城。

七月底,历尽艰辛的杨嗣昌抵达京城。在等待了将近一各人所爱个月的时间之后,向皇上禀报了与郑勋睿的谈话内容。

朱由检读到了杨嗣昌的奏折之后,气的要发疯。不过此时此刻,他无能为力。郑勋睿以及郑家军的实力,足以推翻大明王朝,一直以走到王老炳面前来,朱由检认为最大的威胁就是郑勋睿和郑家军,这个担心终于应验了,或许北方大乱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就是郑勋睿造反的时候。

南方有郑勋睿和郑家军、北方有李自成和张献忠等流寇,辽东有后金虎视眈眈。大明王朝已经被夹的没有生存下去的地方了。

朱由检想不通,大明王朝为什么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想想他刚刚登基的时候,雄心万丈,就是想着能够振兴大明王朝,而且为此做出了太多的努力,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吃的是普通的饭菜,穿的是寻常的衣服,每日里不知疲倦的批阅奏折。可谓是整个朝中最为辛苦的人,看着有些大臣为房二赶紧一镐砸向了卢松了自身的利益,置朝廷大局不顾。他心痛,试图以自身的努力感化这些人,十多年的时间过去,该做的全部都做了,可换来的是如此的结局。

朱由检同样怨恨郑勋睿,想想他对郑勋睿可以了,当初郑勋睿出任延安知府,组建了郑家军,这是犯忌的事情。他朱由检容忍了,虽说没有怎么扶持郑家军。但至少没有阻止郑家军的壮大,不错。郑家军的确建他俩走出了屋子立了不少的功勋,可郑勋睿年纪轻轻的,不已经是大明的太子太保、南京兵部尚书,堂堂的从一品大员了。

这郑勋睿的良心被狗吃了,学到的那些知识,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八月之后,京城的气候就逐渐的转凉了,朱由检的心情和这个天气一样,也变得冰凉,他不知你还想找个有工作的女人养活着?活不起就死去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势,朝廷失去了对大半个南方的掌控,失去了对河南、山西和四川等地的掌控,失去了对陕西和山东部分地方的掌控,失去了对辽东的掌控,如今还剩下一些什么,当初想着用东林党人来对付郑勋睿,现在看来是天大的笑话。

东林党倒是发展起来了,可根本就没有对付郑勋睿的能力,不过是一帮读书人,能够做多大的事情,当初的东林党,得到了南方商贾和士大夫的支持,力量还是不错的,可这一切都被郑勋睿彻底给除去了,如今的东林党人,剩下的就是一张嘴了。

登基十六年,朱由检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幼稚,养虎为患,最终的后果终于来了。

杨嗣昌进入到乾清宫,看见御案上面大量没有批阅的奏折,就知道皇上心情不好,他已经是被罢免的官员,按说是没有资格见到皇上的,这次能够面见皇上,还是得到特许的。

从南京到京城,杨嗣昌吃尽了苦头,在南直隶和山东都没有多大的问题,可进入北直隶,就感受到了一片的荒凉,沿途到处都是土匪,安全得不到保障,杨嗣昌只能够走走停停,且必须要走官道,一旦天色擦黑就要找到歇息的地方,否则就要遇见危险。

最危险的一次,杨嗣昌因为赶路,天快要黑的时候,距离城池尚有十多里地,马队前面突然就出现了骑马的土匪,要不是他身边几个人很好的身手,恐怕性命就不保了。

一路上见到的百姓,就更不用说了,面有菜色,有些地方甚至是饿殍满地。

北直隶与南直隶的情形,仿佛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狱,这也让杨嗣昌有了太多切身的感受,应该说这一切,杨嗣昌在家乡也见到过,只是没有比较,故而不会有那么多的感慨。

看见杨嗣昌进入乾清宫,朱由检微微抬头。

“杨爱卿,一段时间不见,你的白发多了。”

一句话让杨嗣昌的眼泪迅速落下。

扑通跪下之后,杨嗣昌哽咽着开口了。

“皇上一定要保重龙体,这大明江山离不开皇上啊。。。”

朱由检长叹一声,杨嗣昌是真心实意说出来这句话的,不过他这个皇帝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感觉,什么离不开,他这个皇帝不在了,时间还不是照样过去。

对于杨嗣昌的忠心,朱由检不能够没有任何的表示。

“杨爱卿,之前的事情,是朕冤枉你了,这朝中的文武大臣,若是都如同你这样忠心,朕哪里会落到如今的境地啊。”

这个时候,杨嗣昌擦去了脸上的眼泪,一字一句的开口了。

“皇上,罪臣以为大明江山还是有救的,只要皇上下定决心,就一定能够振兴王朝。”

朱由检的眼睛瞬间瞪大了,看着杨嗣昌,有些不敢相信,都到如今的田地了,难道还有什么好的办法。

“皇上敕封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令其率领郑家军剿灭土匪,辽西则要求边军牢牢驻扎在山海关,护卫这事还是从牛大赖刚来松水村时京城之安全,只要做到这两点,朝廷就能够缓过气来。。。”

朱由检轻叹一声,郑勋睿已经想着造反了,怎么还可能为朝廷做事情,杨嗣昌的想法有些过于的一厢情愿了。

杨嗣昌听到了皇上的轻叹,可他没有停止说话。

“郑勋睿本就是太子少保、右都御史、南京兵部尚书,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朝廷的从一品大臣,若是想着公开造反,必将遭遇到天下人的唾弃,郑勋睿也应该明白这一点,这样的想法刚冒出来故而尽管在南方割据,不服从朝廷的号令,表面上还是遵从朝廷号令的,就更不用说皇上圣旨了。”

“皇上尽可以大张只是不开腔旗鼓的敕封郑勋睿,罪臣以为甚至可以破例敕封郑勋睿为亲王,且要昭告天下,言大明之未来就寄托在郑勋睿之身上,如此让天下人都知道皇上器重和信任郑勋睿,让郑勋睿无法不服从朝廷之号令。”

“若是如此情况之下,郑勋睿依旧不愿意出兵,皇上则可以采取下一步之办法,斥责郑勋睿无情无义,不懂得礼义廉耻,不配做朝廷之官员,且将这样的话语说给天下人,让郑勋睿陷入到被斥责的漩涡之中,到了那个时候,郑勋睿在南直隶怕也是难以立足了,他要么就和李自成、张献忠之流一样造反,可罪臣料定郑勋睿不会这样做。”

她捋了捋头发“现如今中原危急,辽西被后金鞑子占据,朝廷处于风雨飘渺之中,罪臣恳请皇上细细思量,利用郑勋睿和郑家军平定流寇,恢复我大明朝廷之元气。”

。。。

杨嗣昌诉说的过程之中,朱由检脸色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一会发白,一会发红,一会阴晴不定,他内心的博弈是异常激烈的,毕竟杨嗣昌也说了,郑勋睿若是不奉诏,那就是造反这一还只是个中学教师条路,一旦发展到如此的局势,大明王朝就要轰然倒下。

可除开这个办法,难道还有其他的出路吗。

朱由检没有立即表态,事情太过于重大,他需要思索。

几天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促使朱由检下定了决心,他敕封郑勋睿为湘王、太子太师、文渊阁大学士,仍旧兼任右都御史、南京兵部尚书。

圣旨诏告天下的同时,兵部的敕书随即前往南直隶,要求郑勋睿率领郑家军,剿灭李自成和张献忠等流寇。

促使朱由检毫不犹豫下定决心的,是后金的饶余贝勒阿巴泰率领十万八旗军,从大同方向入关,每当快吃饭的时候开始横扫朱友山便四下托媒人给大智说亲山西和北直隶等地了,皇太极与朝廷议和之事没有成功,肯定是不甘心的,派遣阿巴泰率领大军入关,一方面更进一步的削弱大明朝廷的实力,另外一方面也是能够劫掠到更多的财富。

当然皇太极的判断,就是郑勋睿不会搀和其中,郑家军不会出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