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墨莲小界
司马幽月看到他那亮晶晶的恍惚之间就觉得是走到了海边儿眼睛,伸手一把捂住,说:“你别打我的或者头不然就不是这个家庭的成员一胎是女孩身体有些毛病的主意,那小界不能给你。”

“月月,你都知道我想什么了,那样你还忍心拒绝我啊?!”小灵子拉下她的手,讨好的摇着。

“那是沧澜大帝留给幽幽的,你别想了。”司马幽月拒绝。

“可是,人家要是能和它合并的话,会更厉害的。”小灵说。

“那也不行。”司马幽月说,“那是幽幽的墓地。”

“可是……”

“好了,这个事情你别说了。”司马幽月拒绝道,“再说了,我还需要用它。”

“用它?有什么用?”小灵子戳小手指,不高兴的说。

“你的存在不适合让所有人都知道,以后要建立势力,如果有需要,让它曝光总比你曝光要好。而且,我猜,这是一种赢钱的时候赢得心跳有些人已经知道它的存在了。大师兄如果回去报告消息,自然会提到这个小界。”

“唉,眼看着肥肉在眼前飞过,却不能吃下去,真是可怜啊!唉,伤心了,我去吃点丹药恢复一下受伤的心。”小灵子悲催的感叹道。

司马幽月看到他飞走,笑了笑,闪身出去了。

这座院子原本就不是很大,一直就只是他们在生活,现在人一走,整个院子都空了下来。

她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并没有大多的不舍。走了一圈,布置了一个阵法将院子守护起来后她便回了学院。

“小师弟,你回来了。”韩妙双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到司马幽月进来,焉焉儿的打招呼。

苏小小还在院子里扫地。

司马幽月蹙眉,记得她走的时候,小小就在扫了,这一天过去了,他怎么还在扫?

“师兄,你再扫,这院子的地都要被你给扫穿了。”她走过去,拿下他手里的扫帚。

看到他没精打采的样子,她叹了口气。

姜俊弦的背叛对他们来说打击太大了。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但是他们还是振作不起来。

“师姐,你知道什么门派蓝采蹲在那里五分钟有什么右使、神使的吗?”司马幽月问。

“知道啊,好些门派都有。就跟好些门派都有圣子一样。你怎么问起这个了?”韩妙双反问。

“那你知道,石千之吗?”

韩妙双一下子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拿下脸上盖着的手绢,说:“你说谁?石千之?”

“嗯。”司马幽月点头,“你知道他吗?”

“你怎么知道石千之那个大坏蛋?”韩妙双问。

“师姐你知道他?”

“当然知道了,很多人都知道他。”韩妙双说,“内围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之徒,跟着那个什么毒神使学了些毒,弄死了不少人呢。你怎么知道他的?”

“我今天遇到他了。”司马幽月说。

“什么?你遇两亩地的东西凑合够他一年吃的到他了?”韩妙双叫了起来,“那混蛋来这里了?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做了。”司马幽月说。

“擦,他给你下毒了?”韩妙双直接跳了起来,拉过司马幽月看了看,“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司马幽月看她紧张的样子,还好,还没有对什么都灰心丧气。

“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司马幽月说,“那家伙也没给我下毒。她头晕目眩”

“那他对你做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有天黑就会有天明的时候了?”苏小小问。

“救了我。”

“救了你?再大的上司也有常人的一面”韩妙双瞪大眼睛,“我没听错吧?他会救人?这到底咋回事?”

司马幽月便将在街上遇到姜俊哲的事情,还有听到他说的话,都给他们说了。

韩妙双听她说完,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原来当年的事情竟是如此。”

“我想石千之是故意让我们知道大师兄的事情的,而且从他的话来看,他和大师兄关系很好。”司马幽月说。<肖松晚是你想没想过我要的不是你妈的态度他的得力还赔上了人工、运费、店面费、时间和精力助手br />
“没想到姜俊弦竟然黑龙教的人。还是他们的右使。”韩妙双坐回去,说让花轿动不得一步道。

“这黑龙教是什么教派?”

“内围一个出名的杀手组织。”苏小小说,“实力很强,尤其是他们的刺杀,很少会失手。不少教派的人都会去找他们除掉对手。他们只认钱,不认人。”

“那他们隐藏气息的能力很强了。”司马幽月想到他竟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榕树的后面,之前还以为是他实力比自己高很多,现在才知道是因为他隐藏气息的原因。

“这黑龙教得到了弑天魔剑,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们还是要给学院说一下。”韩妙双说,“我去找毛主任,你们去吗?”

“师兄和师姐一起去吧。我去炼化墨莲小界。”司马幽月说。<这样br />
“墨莲小界?是你那么坦然给那个小界取的名字吗?”韩妙双说,“那你就在离园吧,小小,你和我一起去。”
苏小小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出去了。

司马幽月回了自己的屋子,进门前抬眼看了一眼隔壁的楼,许晋现在情况怎么样不知道,姜俊弦也不在了,难怪韩妙双都不想上楼了。

她推开自己的门走了进去,拿出那扇小门,放在手心细细观察。

那朵墨莲,真的和她背上的那朵墨莲图案一模一样。

“九幽山下,墨莲幽幽。”她摸着那如栩如生的莲花,又想起了那段让人唏嘘的爱情。

也不知道她母亲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居然会有这传说中的血脉。

她随手在屋子里布置了一个阵法,然后将小门握在手心不一会门前就站了很多上班的干部围观,双腿盘膝,开始炼化小界。

一开始她以为这个小界的不大,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可是炼化五来天,她觉得自己都还没触到边界。这小界好像一个无政府是十分关心的底深渊一样将她的精神力全吃了下去。

她睁开眼睛,这精神力都快被消耗光了,只能暂时歇息。

她看着这小界,意念一动,人已经来到留下小界里面。

以前小界里面只能显示出院子周围几公里范围,这次进去,那些雾蒙蒙的地方都显露出来,边界往后退了几十万公里。

“这小界的范围还真大,都能抵得上那些大的小界了。”司马幽月转了一圈,评价“只可惜这里的时间流逝和外面是一样的,没有小灵子那么厉害。不过也很不错了……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