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意如此
圣旨和杨廷枢的信函,同还说一个山雨倒下了时抵达了荥阳。

郑勋睿出任左副都御使,陕西巡抚,兼任延绥巡抚,免去其兵部左侍郎、左佥都御史之职,专事陕西和延绥事宜,陕西巡抚甘学阔调任礼部右侍郎,剿灭流寇事宜,由兵部尚书、五省总督洪承畴全面负责。

接到圣旨之后,郑勋睿没有做丝毫的停留,迅速和宣武卫指挥使办理相关的交接手续,带着两千郑家军将士,离开了荥阳,朝着延绥镇而去。

天意如此,郑勋睿尽力了。

朝廷为了这次的调整,可谓是煞费苦心,最为讨好的就是甘学阔了,陕西巡抚可没有几个人愿意干,辛苦不说,还吃力不讨好,甘学阔是崇祯七年十一月上任的,这才多长的时间,就到礼部出任右侍郎了,等于是天上掉馅饼了,怕是接到圣旨之后,甘学阔睡觉都是要笑醒的,反过来说,他郑勋睿是最为倒霉的。

虽说左副都御使和兵部左侍郎是同一个品阶的官职,但两者的意义不一样,兵部左侍郎可以直接干预军队的事宜,特殊情况之下,甚至可以调动军队作战,左副都御使就不行了,主要是负责民生方面的事我心领了宜。

朝中有人嫉妒他了,而且不是一般人嫉妒。

杨廷枢的信函,郑勋睿看过好几遍,几乎能够背下来了。

张溥和张采等人,没有这样的本事,不可能要他郑勋睿变动职位。

郑勋睿觉得庆幸,也许朝中的大人,包括皇上,都认为剿灭流寇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害怕他郑勋睿年纪轻轻获得太大的功劳,殊不知流寇到这个时候,更加的强悍了,若是想着彻底剿灭,只加大了对员工的培训力度能够从民生和军事两方面入手,双管齐下,才有真正的效果。

可惜朝中的大人不会明白这我还苦苦地挣钱供她读书一点。

郑勋睿无所按他平日的习惯谓了,他需要尽快回到延绥镇去,关于郑家军招募军士的事情,他一直都挂念,则关系到他今后的发展,好在皇上和朝廷可能是愧疚,对于他呈奏的郑家军的事宜,全部都照准了,刘泽清和王允成全部都进入了郑家军,刘泽清一榆林总兵的身份,出任郑家军副总兵,王允成出任参将。

郑锦宏、杨贺、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苏从军、王小二和苏蛮子等人,终于有了正式的身份,兵部也备案了。

能够做到这一点,也算是很不错了,且不说剿灭流寇的事宜如何,至少郑将军能够光明正大的发展了,可惜钱粮方面,还是需要郑勋睿自己想办法,依靠朝廷那点军饷,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再说圣旨中间,根本就没有提到军饷的事情。

文震孟的态度,让郑勋睿心寒,可他想到的更多,若是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皇上对文震孟肯定是不满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就是姚希孟出任了顺天府尹,这个位置是非常关键的,绝非詹事府少詹事能够比较的。

这是不是预示文震孟在内阁的时间不长了。

郑勋睿没有留下来和洪承畴做交接,他没有必要等候洪承畴,再说接到了圣旨之后,洪承畴也要耽误一些时间的,自己在荥阳傻傻等着,完全没有必要,再说洪承畴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不可能知道,也许人家直接进入山西境内剿匪,不会到荥阳。

二月十五,郑勋睿回到了延绥镇。

离开延绥镇接近三个月时间了,进入巡抚衙门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文曼珊等人早就等在后院了,她们得知了消息,看到进入后院的郑勋睿,都留下眼泪,让郑勋睿很是感慨。

文曼珊等人,非常关心河帮助那些遭受到火灾的平民南方面的战况,郑锦宏等人先行回到延绥镇之后,文曼珊不顾诸多的忌讳,要求玉环询问战斗情况,郑锦宏很是老实,专门到巡抚衙门,讲述了几次战斗的情况,得知郑勋睿不仅仅是指挥战斗,还亲自参与追赶和厮杀的时候,文曼珊等人脸色发白,身他们伤天害理体颤抖。

据说郑锦宏回家之后,被玉环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说是在少夫人的面前,为什么要说的那么仔细,郑锦宏知道自己说错了,低着头不说话。

看见郑勋睿安全回来,众人当然是高兴的,不过她们看见郑勋睿瘦了很多,心里又不好受了,吃饭的时候,文曼珊、冬梅、荷叶和杨爱珍,每个人说话的时候都掉眼泪,弄得郑勋睿差点没有心情吃饭了。

徐望华、郑锦宏、杨贺等人来到了厢房。

郑勋睿早就在厢房等候了。

还没有等到郑勋睿开口,徐望华就开口了。

“大人,朝廷鼠目寸光,怕是马上就要付出代价的。”

“徐先生,不说这些事情了,但愿洪大人能够彻底剿灭流寇,不过他想着调遣郑家军,没有可能性,郑家军此次剿灭流寇,付出了重大伤中国历史上因为折腾亡国的例子不在少数亡,需要时间休整,至于说调动陕西读指挥使司下辖的军队,那没有问题,我也不对过问的,此外榆林边军、宁夏边军,都是不能够随意调动的。”
徐望华叹了一口气,再次开口了。

“大人出任陕西巡抚,属下真的没有觉着高兴,陕西各地乱成什么样子了,谁都是知晓的,去岁的灾荒,流民无数,平凉府、凤翔府、西安府和汉中府,都遭遇到流寇的侵袭,民不聊生,想要这些地方平定下来,不是小事情啊。”

郑勋睿笑了。

“徐先生在身边,我还担心那么多干什么,我才刚刚上任,尚未到西安府城,徐先生就想到这么多的困难了,看来肯定有应对之策了。”

徐望华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郑勋睿挥挥手。

“朝廷的事情,不用说那么多,也不用去考虑了,陕西辖地广阔,短时间之内,很难让各地都平稳,我也没有这样的想法,多年的积弊,岂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再说有人不就是想着让我为难吗,害怕我的功劳太大了,我正好找到朝廷诉苦,多要一些救济,若是朝廷拿不出钱粮,那也不能够怪我了。”

所有人都看着郑勋睿,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郑勋睿却转移了话题。

“郑锦宏,招募军士的事情如何了。”

“禀少爷,二十天的时间,招募一万五千人,其中包括两千四百鄂尔多斯部落的青壮,参与剿灭流寇的榆林边军,全部编入郑家军的序列,郑家军合计三万八千五百人,其中骑兵三万五千人,三十二个骑兵营,两个亲兵营,两个斥候营,两个执法营,步卒也有蛤蟆和蝈蝈的叫声三千五百人,包含三个神机营,新招募的军士正在加紧训练。”

“嗯,招募军士的进展不错,迄今为止,郑家军每月需要多少的钱粮。”

“每月开销,折合白银十一万两。”

郑勋睿叹了一口气,养军队就是烧银子,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不到四万人的郑家军,每月需要消耗十一万两白银,这还是在平时,若是在战时既然是所有女生都必须参与的政治任务,消耗更大。
<这一瞬间让在场的记者给抓了个正着br />“阵亡将士的补助银两和粮食到位了吗。”

“全部到位,重伤不能够继续作战的将士,补助也全部到位,每人一百两银子,五石粮食,若是他们日后生房子里一下子变得洁净而有了生气活困难,郑家军还会予以一定的补助。”

“很好,郑家军三日之内做好更反衬着这个家的死气沉沉一切准备,跟随我到西安府上任,刘泽清虽然是郑家军副总兵,但仍旧是榆林总兵,就留在榆林边镇,主持催人软弱榆林边镇所有事宜,其余人全部都到西安府去,郑锦宏心中就烦躁不已,你已经是郑家军的总兵官,杨贺,你是郑家军的副总兵,你们今后就要切实履行职责了。”

“属下惟少爷命令是从。”

郑锦宏和杨贺两人都站起身来,给郑勋睿行礼了。

徐望华看了看郑锦宏和杨贺两人。脸上露出微笑,这笑容意味深长。

郑锦宏和杨贺两人,都只说到听从郑勋睿的命令,根本就没有提到皇上和朝廷,看样子任何人都不要想着调动郑家军,随着郑家军实力的但是逐渐强悍,今后更无人可以调动了。

忙碌的准备工作开始,首先需要搬迁的就是郑勋睿的家人,郑锦宏派出重兵护卫,家眷的速度不可能很快,时间上面不会有特别的要求,至于说郑勋睿等人,速度肯定是很快的,会尽快赶赴西安府城。

刘泽清留在榆林边镇,有些不大乐意,不过这是郑勋睿的安排,他也只能够服从,本来以为进入郑家军之后,就能够跟随大军一起行动的。

郑勋睿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气度,让刘泽清很是感动,郑勋睿离开之后,他就负责榆林边镇的民生事宜了,这是很少见的情况。

二月十七日,郑勋睿的家眷首先出发,沿路护卫的有五千郑家军骑兵。

二月十九日,郑勋睿率领郑家军开拔,全部朝着西安府的方向而去。

这一次的大搬迁,也惊动了榆林边镇的军户,他们主动前来送行,不管怎么说,郑勋睿出任延绥巡抚之后,他们能够吃饱肚子,能够过上安稳的日子了,如此好的巡抚大人离开,他们自然是舍不得的,可惜这是皇上的圣旨,没有谁敢违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