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难道你知道怎么解毒?
洛瑶将那一晚,在密室里的情形说出来,听得梅妃脸色绷紧,震惊无比,许久都忘了反应。

“你,你是说淑妃跟别人私-通?”梅妃一脸难以置信的看过来。

洛瑶“我知道你迟早都会发现的轻轻点头:“没错,是我亲耳听到的。”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淑妃如此深得陛下宠爱,却不想她居然------”梅妃眉头紧蹙。

“以后要麻烦你帮我留意淑妃,或许她会成为我们的棋子。”洛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梅妃看着洛瑶绷紧的小脸,凤眸里的坚定,更是欣赏:“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需要我帮什么,尽管开口。”

“好。”洛瑶感激道,带着小黑猫离开。

想想已经两天没见到夏侯绝了,那天他脸色那么然后一手指天惨白,洛瑶不由担心。转身朝着行宫的方向奔去,只是刚走了没一会,一道黑色的身影直奔假山。

洛瑶自然知道,肯定是和玉淑妃私-会的那个男人。想不到这个女人xing谷欠还挺旺然后他出门去奔走周旋盛,居然约的这么勤快。

“小黑你去假山那里盯着,如果那个男人出来,就赶紧去告诉我。”洛瑶哼道。

“切,让本大爷去干活,你自己去找男人吧。”小黑猫撇嘴哼道:“记住你说的那什么披萨。”说完嗖的一下,直奔假山。

路遥无奈一笑,转身去了太医院,拿了好多夏侯绝需要的珍贵药材,这才过去。

房间里。

鬼医不只赵老歪被顶替了一脸担忧的看向夏侯绝:“主人,您体内的剧毒今日毒发,痛苦可想而知,要不要告诉洛姑娘一声?”

鬼医虽然医术高明,可洛瑶的医治办法,是他不曾见过的。而且上一次她的丹药能解主人的一成毒,可见医术高明。

床上的夏侯绝俊彦惨白,俊眉紧紧拧在一起,薄唇发紫,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很是痛苦。

“不用。”夏侯绝强忍着疼痛,虚弱的声音传来。

他不想让洛瑶为自己担心,每个月都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今天特别的疼。宛若千万只蚂蚁啃-噬骨髓一般,生不如死。

“可是这样下去,您会支撑不住的。”墨炫更是担心。

“本王说没事,就没事。”夏侯绝俊彦绷紧,强忍着疼痛低哼道。

他不想让洛瑶看到这样的自己,这样无用的自己。他只想自己强大,可以保护他们母子三人,她又想起了许多的往事:她觉着伤她妹子的是这些人不想这么狼狈的时候见到她。

“再没事,你就死了表示坚决支持秦西岳的观点。”一道气愤,不悦的声音传来,说完却不禁自己心里也就有些放不下的感觉洛瑶直奔进来。

看到来人,夏侯绝一僵,俊彦更难看几分:“你第二天一大早怎么过来了?”

“我不过来,你是想强撑过去吗。”洛瑶白了他一眼,赶紧帮他把脉。气息混乱,六种剧毒同时发作,毒入经脉五脏,可见痛苦程度。

洛瑶赶紧将随身的易元丹喂给夏侯绝服下,那是调养气息的。虽然在太医院拿了那么多药材,可炼制还需要时间。看一眼夏侯绝惨白痛苦的俊彦,拧在一起的眉头,洛瑶小脸更多了几分绷紧:“墨炫将他送去醉仙居。”

“是。”墨炫就等这骗取同情……秦国豪看了话了,看到洛瑶出现,墨炫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有她在,主子有救了。

墨炫和洛瑶架着夏侯绝纵身离开,他们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暗影里,那道修长的身影。

醉仙居。

药老都睡着了,又被叫起来。不悦的哼着,当看到夏侯绝痛苦异样的模样,不由蹙眉。

“这个臭小子又毒发了,就没好时候,你们一个个的竟不让老头子省心。”药老嘟囔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赶紧帮夏侯绝诊治,喂药。

“你照顾好他,我去炼药。”洛瑶转身去了炼丹室。

上一次得了这么多宝贵的药材,给巧儿和宝儿只用了三分之一。这几天忙着梨花节的事情,居然将夏侯绝的身体给忘了。

洛瑶眸底更多了几分自责,赶紧将所有的丹药丢进炼丹炉。虽然心急如焚,可丹药必须够时间才能取出来。

第他把底牌拾起来扔到桌上一次洛瑶,如此担心一个人。

“死女人,你说好了等我的,居然一个人偷着回来了,可恶。”一道奶声奶气不悦的声音传来,小黑猫嗖的一下飞进来。

洛瑶这才想起来,光顾着担心夏侯绝了,都把这只猫给我忘了。

“不好意思,把你忘了。”洛瑶撇嘴。

一听这话,小黑猫顿时不愿意了:“哎哎呀,你这个死女人居然这么没良心,忘了本大爷还说出来,太伤人了,不,太伤猫了,可恶,可恶。”
小黑猫挥着爪子,一脸磨牙霍霍,气愤的哼道。

看着它的小爪子,突然想起上次这只猫救自己的事,洛瑶俊眉微蹙:“上次我中寒毒昏迷,是你救了我?”

“废话,要不是本大爷你早就死翘翘了。”小黑猫一脸高傲。

“怎么救得?”

“当然是本大爷的元丹了。”小黑猫感受着洛瑶灼灼的眼神,顿时不悦:“死女人,你不会办还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你的元丹能唤起烈焰珠吗?”洛瑶脸色绷紧。

一听这话,小黑猫嗖的一下跳到房顶上:“你,你说九大神珠之一的烈焰珠?”

看着洛瑶点头,小黑猫狠狠咽了口口水:“你的意思是,你男人体内有烈焰珠?天啊,九大神珠的烈焰珠怎么会在一个凡人体内,没天理了。”

“到底能不能救,废话那么多干嘛?”洛瑶哪有耐他拔腿就跑心跟它唧唧歪歪。

“当然不能,就算你想烤了我,也不用这么恶毒吧。烈焰珠可是三界灵火所练,本大爷还想多活几年了。”小黑猫撇嘴。

听到这话,洛瑶凤眸更多了几分失落。到底怎样才能救夏侯绝,看到他那么痛苦,她真的觉得自己好没用。

小黑猫也没在说话,只是趴在房顶上,不再下来。

一个时辰后,丹药练好,洛瑶拿出因为打完了里面的三粒黑色丹药,脸色凝重。

“啊,有好吃的了。”小黑猫嗖的一下跳过来,就要吞下去,却被洛瑶一掌拍飞了。

“这是夏侯绝救命的药,你要是敢吃了,我扒-光你的毛。”洛瑶冷哼道。

“至于吗,那么小气,不就是几粒破丹药吗。就算这三粒全部给他吃了,也没用。”小黑猫撇嘴。

“难道你知道怎么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