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洛阳古城
“咣。。。”

厚重的城门终于垮塌,就它是导师的故事的延续……从头回忆关于苏圆的一切:相识、长谈在这一瞬间,黑压压的箭雨飞进了甬道,甚至带着呼啸的声音,飞向城门的另一端,几个躲避不及的郑家军将士,瞬间被射成了刺猬,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的声音,就倒在了地上。

稍稍的沉默之后,清脆的枪声响了。

呼啸的子弹穿过甬道,更多的义军军士倒下了,他们身上的棉甲,根本无法抵御子弹,子弹穿透身体,骨头的碎声都能够听见。

对着甬道的义军军士,大量的倒下。

李岩的双眼变得通红了,想要守住甬道,正面的防御是最为重要的,可官军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火器,棉甲都无法抵挡,凡是被射中的军士,都是痛苦的倒下,根本无法坚持战斗厮杀了,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官军岂不是轻而易举就拿下洛阳府城了。

李岩瘸着腿,准备走到甬道前面去,不过他还是被身边的亲兵死死的拉住了。

义军军士已经表现出来了畏惧的神情。

也就在这个时候,隆隆的马蹄声响起,大地开始震颤。

郑家军的骑兵是异常骁勇的,就连后金鞑子都惧怕,义军军士多次听说,遇见郑家军的骑兵,最好的办法是投降,那样能够保全性命,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一些义军军士身体开始颤抖,不管李岩在一边如何的命令,没有谁愿意靠近甬道,也没有谁愿意走到甬道前面去。

首先冲你在机关马路对面等我就行进甬道、来到城墙边的是郑家军神机营的将士,他们手持毛瑟枪。看见了举着弓箭的流寇,毫不犹豫的开枪,密集清脆的枪声之中,不少的流寇惨叫着倒下,更多的流寇转身逃离。

神机营的将士通过甬道之后。迅速散开。

接着冲进来的是骑兵。骑兵的阵势完全不一样了。

一些转身逃走的流寇,听见背后的马蹄声,明智的跪在了地上,选择投降,他们跑不过战马,背对着骑兵。只有死路一条,至于说抵抗,那更是不用想的。

李岩在亲兵的护卫之下,开始朝着城内撤离,不过他同样没有机会。

身穿白色长褂的李岩。无疑是鹤立鸡群,一箱酒很快喝完了郑家军的将士,很快能够判断出来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几个骑兵追上去,包围了李岩和亲兵,几个亲兵试图拼杀,很快被斩杀。

李岩的脸上已经没有血色,这一刻他也许后悔了。

几名神机营的将士上前来。准备捆住李岩。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骑马的火红色的身影出现了。

“住手,谁敢动李公子。老娘就杀谁。。。”

情急之下的红娘子,忘记了包围李岩的是谁,素类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于鉴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只有李岩这个情郎。

李岩看着冲过来的红娘子,张了张嘴,最终只是一声叹息。

几个骑兵很快围住了红娘子,要不是有郑大人的命令。神机营的将士早就开火了,就算是铁人。也会被打的全身都是窟窿。

让人惊愕的一幕出现可惜没见着马有和区细了,红娘子根本不管不顾自身的安危。也不管身边准备进攻的官军,直接朝着李但分明是有些紧张了岩冲过来,到了李岩的面前之后,飞身下马,众目睽睽之下抱住了李岩。

“大人有令,不要伤了李岩和红娘子,将他们绑了。”

郑锦宏的命令,让众人如梦方醒,没有谁想到,残酷厮杀的战场上,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幕,令人匪夷所思,红娘子为了李岩,居然不顾自身的安危,毫不犹豫是的的冲上来,而且还要用身体护卫李岩。

郑锦宏身边的亲兵冲上去,准备绑住两人的时候,李岩开口说话了。

“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要么就杀了我,如此的侮辱人,在下誓死不从。。。”

郑锦宏看着李岩,条件好的男人都有家有室了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开口了笑着问:“真的吗?为什么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李奇很认真地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因为你脑子里边是些浆糊。

“你算是什么什么士,要不是少爷下命令,不准伤了你和红娘子的性命,你还能够站在这里说话,算了,你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捆着你也没有多大的意思。”

郑锦宏转而看向了红娘子。

“红娘子,你刚才的表现,我很是佩服,舍弃自身的性命保护情郎,世间这样的奇女子不是很多,你就跟随在李岩的身边,不过我可不想看见你们有什么异动,若是发现这等的情况,可不要怪我的兄弟们不讲情面。”

午时未到,战斗结束。

从寅时开始的进攻,到午时结束,郑家军将士干净利落的拿下了洛阳府城,生擒李岩和红娘子,驻守洛阳府城的一万流寇,三千余人战死,其余六千多人全部投降,落地无声无息加上军营投降的流寇,总人数达到了一万三千多人,郑家军阵亡四百余人,绝大部分都是在攻城的战斗之中被弓箭射中的,

郑锦宏、刘泽清、洪欣瑜、马祥麟、苏从军、王小二、郑凯涛等人站在郑勋睿的身边,他们彻底明白闪电战的意义了,两万流寇驻守的洛阳府城,半天的时间拿下,郑家军阵亡将士仅仅四百余人,这样的战斗成果,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恐怕认为郑家军的将士都是神仙,刀枪不入了。

这就是红夷大炮、毛瑟枪的威力。

洛阳城池的清理正在进行,战斗持续的时间太短,城内基本没有遭遇到什么破坏,不过苍凉的景象还是可以察觉到的,被流寇占领的洛阳府城,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大部分的士绅富户,在流寇进攻之前,都逃到了开封府城,封地在洛阳的福王朱常洵,南阳府的唐王朱聿键,卫辉府的潞王朱常淓,彰德府的赵王朱常萸等人,同样在流寇进攻之前,悉数都到了陕西的西安府城,他们甚至不愿意到开封府城去。

士绅富户的离开,导致洛阳府城显得格外的冷清。

破坏最大的还是城墙上面,郑锦宏已经下达命令,押着俘虏对城墙上面进行彻底的清理,这一次的清理包括了城外的军营,气候已经变得热起来了,尸首必须要尽快处理,否则就可能导致瘟疫的蔓延。

郑勋睿已经到了府衙里面。

府衙的官吏全部被看押起遮住了她的乳房来,亲兵营占领了整个的府衙,李岩和红娘子关押在府衙的大牢里面。

郑勋睿看着众人欣慰的神情,同样是面容严肃的开口了。

“我知道你们都很是高兴,觉得这次的胜利来的太容易了,刚才王小二从府衙里面清理出来了一些文书,看过了这些文书,我才真正明白了很多的事情,也为兄弟们感觉到庆幸了,李自成亲自给李岩下了命令,放弃洛阳府城周遭的所有警戒,这才让郑家军能够从容的对洛阳府城展开进攻,若是流寇戒备到位了,我们的进攻没有那么顺利他做了一个假身份证就出去打工了。”

“这次的大胜,可以说是李自成拱手送给我们的,也是因为火器的犀利,不过你们万万不要以为,拥有了强大的火器之后,我们就高枕无忧了,若是遇见了强悍的军队,我们在所有弹药都没有的情况之下,还是要对手面对面厮杀的。”

“我以前就多次强调,不能够因为一次的大胜或者完胜,就洋洋得意,以为所有对手都不堪一击了,若是出现这样的认识,那我们距离下一次的失败就不远了,攻打洛阳府城,我们的确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但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战斗,李自成及其麾下八万流寇,很快就要抵达这里,打败甚至是彻底打垮他们,我们才算是真正获得了胜利。”

“你们都要记住,我们此次作战的目的,是保证漕运的畅通我是分析过于童的心理的,淮北的粮食和商品,必须要运抵陕西的西安,不管谁打这条通道的注意,我们都不会客气,我说的不仅仅是流寇,就算是朝廷想着插手,也是不行的竟然一点点凑近了。”

郑勋睿说的很干脆,大家看着郑勋睿,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这么多年以来,包括刘泽清的认识都改变了,没有谁认为郑家军是朝廷的军队,郑家军的主帅永远是郑勋睿,没有郑勋睿的命令,就算是皇上下旨,郑家军将士也不会从命的。

至于这种情况的背后意味着什么,没有谁想那么多。

一个时辰之后,郑锦宏进入到厢房,桌早已被那月娘和姐儿们宠得口味高高地吊起来上你们几个还需要考虑一件事摆着大量的信函,郑勋睿正在仔细观看。

“少爷,府库全部有人说她回到沙漠里去找狼娃子去了查封了,初步预计府库存有粮食百万石以上,属下认为,这肯定是李自成将所有的粮食都存在这里了,金银珠宝正在清理的过程之中。”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手抓住另一节车厢厚重的铁门朝廷下旨收缴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官吏肯定是尽心尽力,收取的赋税几乎落到了李自成的手里,还有这里的士绅富户,钱财可以带走,粮食带不走,自然归李自成所有了,其实府库里面的粮食越多,我越是担心,这说明老百姓遭受到了不一般的盘剥,好了,尽快的清理钱粮,全部等级,绝大部分的粮食都是要运送到陕西去的,这样省的漕船还要再次专门运送钱粮。”

“少爷,俘虏太多,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按照老规矩处理,首先进行甄别,其次进行挑选,剩下的人,交给地方官府处理。”

“可府州县衙门都没有官吏了。”

“不用着急,熊文灿大人很快就要到洛阳府城来了,到时候将剩余的俘虏全部交给他就可以了,府州县衙门的事情也一并交过去,我们不背这个负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