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震怒与轻视
南阳府城被流寇攻破的消息,在开封府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已经率领大军来到开封的洪承畴,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迅速下达命令,要求麾下大军与河南方面的大军加快行军速度,迅速赶赴南阳府城。

流寇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状况,居然还能够攻下南阳府城,这出乎了洪承畴的预料,当然他也知道,正是因为抱着彻底剿灭流寇的决心,所以在山西境内的时候,他和曹文诏两路出击,给与了流寇巨大的打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剿灭流寇近四万人,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朝着河南仓皇撤离。

曹文诏已经率领麾下的关宁铁骑,朝着邓州和新野的方向而去,堵住流寇进入湖广的路线,至于说陕西、山东和南直隶等地,那是不需要操心的,两边都是严阵以待,流寇进入这些地方,不会有出路。

河南巡抚衙门,厢房。

兵部尚书、五省总督洪承畴与左佥都御史、河南巡抚王铎两人,商议下一它是有意志的步的行动计划。

王铎这几年的官运还是不错的,崇祯四年末调离江宁县,到京城出任兵部郎中,崇祯八年初,以左佥都御史的身份,出任河南巡抚,成为了封疆大吏。

王铎是典型的文官,不过来到河南府之后,必须要熟悉咱不养鸡了军事上的事宜,好在他在兵部三年时间,也熟悉了很多军事上面的安排部署等等,但这种熟悉,与领军作战的将军还是有区别的,说的不好听一些,颇有些纸上谈兵的味道。

譬如说对河南府各地的驻守事宜,王铎的判断就出现了重大的失误,重兵都集结在开封府城的周围,兼顾郑州和荥阳,可对于其他地方的布防,就不是特别重视了,其实流寇离开山西,进入到河南境内之后,稍有常识的将军,都会在汝州和南阳府等地布下重兵,就算是不准备阻击流寇,至少需要加强城池的固防。

南阳府城的失守,王铎是有着重大责任的。

不过这也不能够完全怪王铎,洪承畴也有一定的责任,流寇朝着河南方向撤离,洪承畴随即给王铎写信,告知王铎要注意荥阳、郑州一带的防御,洪承畴估计流寇会走熟悉的路线,也就是从初一看上去荥阳到新郑、许州等地,接着进入到南阳府境内。

可惜就这样说定了流寇根本没有按照他们的预想行军,而是从安邑直插平陆,进入河南府,沿途没有停留,经过汝州,直接进入到南阳府的境内。一团团

“王大人,流寇攻陷南阳府城,得到了大量的粮草,怕是又会招募一些流民了。”

“大人不用担心,下官以为,流寇攻陷南阳府城,不过是垂死挣扎,大人已经派遣曹总兵遏制住邓州和新野等地,流寇已经是无路可逃,流寇攻陷南阳府城之后,不会做长时间的停留,必定会朝着邓州和新野的方向撤尚没有转来离,下官从南阳方面得到的奏报,流寇虽然攻陷了南阳府城,可损失也是惨重的,如此情况之下,大人率领大军迅速围剿,流寇必然被彻底剿灭。”

洪承畴和王铎两人,都没有提到南阳府城陷落的责任问题,显然是回避了这个问题。

不过两人说话的侧重点不一样,洪承畴是担心流寇的人数猛然之间增加,这让剿灭的难度也随之增加,王铎强调的是流寇遭遇到重大的损失,战斗力不强,朝廷大军剿灭其就更加的容易一些。
听到王铎这样说,洪承畴居然点头了。

大军在山西境内剿灭流寇的时候,取得了太多的胜利,流寇的确是不堪一击的,曹文诏麾下的三千关宁铁骑,居然打败了流寇的三万大军,让对方只顾着逃命,无心抵抗,这才几天的时间,相信流寇拿下南阳城池,纯属意外。

“王大人说的是,不过军情紧急,本官不能够在开封耽误时间了,流寇攻陷南阳府城之后,至少停留三日以上时间,本官必须尽早对流寇展开合围,这一次本官决不让流寇逃走了。”

“下官在开封等候大人的田晓堂做梦都没想到捷报。”

“王大人客气了,大军的粮草得到了保证,本官还要感谢王大人的支持。”

“大人万万不要这样说,这都是下官的责任。”

洪承畴和王铎两人对视,大笑起来。

传令兵很快进入到厢房,洪承畴站起身,面容严肃的下达了命令。

“大军明早寅时出发,分为前军和中军,前军两万人,副总兵贺人龙率领,三日时间抵达南阳府城,命令各级军官,不管遇见什么困难,都要保证行军速度,若是流寇已经逃离南阳府城,前军不要停留,直插邓州和新野,本帅坐镇中军,率领大军从叶县、裕州、唐县方向直插邓州和新野,前军和中军两路大军然后像一个农妇一样‘迟鱼’,六月初十在邓州会和。”

“命令曹文诏总兵,必须固守邓州和新野,时刻注意流寇之动向,侦查这钱挣得真不容易流寇从什么地方逃窜,本帅预计流寇很有可能从邓州方向撤离,若是侦查到确切的情报,迅速禀报。”

。。。

用命令的口气说:“张嘴!”素素倒也听话传令兵迅速去传达命令了。

一切布置完毕,王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仿佛看见流寇被剿灭的情形。

“大人来去匆匆,昨经过一番打听日才抵达开封,下官尚未来得及为大人接风,刚刚备下了酒宴,还请大人不要推辞,就当是下官为大人设下的庆功宴。”

“恭敬不如从命,本官也想着和大人好好聊聊,本官听闻王大人是郑勋睿大人之恩师,必定是了解郑大人相关情况的,本官只是听闻郑大人的勇猛,素未谋面,颇感遗憾啊。”
要剃头
“郑大人乃是江宁县县试案首,当时下官是说钱在她手上江宁不能欺骗他县知县,机缘巧可不可以不走?”他脸上的悲伤让人看了难受合,可不敢说是郑大人的恩师,不过大人想要了解情况,下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到王铎这样说,洪承畴有些迫不及待了。

“本官听闻郑大人异常年轻,不过弱冠之年,竟然能够斩杀近二十万流寇,实属难得,此等的才华,太少见了。”

“下官倒是认为,郑大人乃是抓住了机会,机缘巧合取得了如此重大的胜利,要说剿灭流寇事宜,还是大人才是真正的有能力,要不然朝廷也不会让大人负责剿灭流寇事宜了。”

“王大人,万万不要这样说,郑大人的功劳实实在在。”

尽管表现出来了谦虚,可洪承畴脸上的表情还是微笑,从年纪上面来说,洪承畴四十二岁,郑勋睿二十一岁,洪承畴多年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当年和流寇厮杀的时候,郑勋睿尚在读书,什么都不知道,从这一点来说,洪承畴是有着心理优势的。

王铎当然能够看出来,洪承畴敕封太子太保、领兵部尚书衔,不管是在树和人的影子被拉得”“现在的孩子呀老长老长朝廷,还是在皇上内心,影响都是很大的,说话也是有用的,能够和洪承畴搞好关系,对于他这个河南巡抚来说,当然是有巨大好处的。

再说此次南阳府城被攻陷,朝廷若是要怪罪,洪承畴解释几句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当然前提是此次剿灭流寇的战斗,取得重大的胜利。

从这个层面来说,王铎必须要吹捧洪承畴、压低郑勋睿。

“下官说的是实话,郑大人可不能够和大人比较的,他日有机会见面,下官一定告诫郑大人,多向大人学习请教。”

听到王铎这样说,洪承畴更加的高兴,年初郑勋睿率领大军,打败了罗汝才、李自成和张献忠,斩杀了罗汝才,让流寇进攻中都凤阳的计划流产,那个时候洪承畴是高度紧张的,毕竟他是负责剿灭流寇事宜的,要是让流寇的计谋得逞,他这个五省总督,那就要向皇上谢罪了,后来郑勋睿在河南省境内纵横捭阖,打的流寇魂飞魄散,眼看着就要被剿灭,这个时候,皇上的圣旨来了,让他洪承畴负责剿灭流寇事宜,郑勋睿则是出任了陕西巡抚。

从这个层面来说,洪承畴内心有愧,但也不服气。

率领大军进入山西之后,洪承畴是下了狠心的,一定要剿灭流寇,也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没有能够打击到流寇的主力,这一次他憋足劲,想着在河南省境内彻底剿灭流寇,谁知道这个时候被流寇攻陷了南阳府城,两相比较,皇上和朝中大人恐怕有非议。

所以洪承畴必须要加快节奏,率领大军尽快赶赴南阳,并且慌里慌张地对于鉴说:“稿子不用交了剿灭流寇。

洪承畴做出的一系列部署,对于剿灭流寇来说,的确枸杞头是一道宝贝菜是有作用的,至少流寇已经处于逃窜的境地,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所以这个时候,加快行军速度,迅速包围流寇,就是最为重要的事宜了。

吃饭的气氛很好,洪承畴和王铎两人谈了好久,桌上的酒菜倒是没有动多少。

翌日一大早,洪承畴率领大军离开的时候,王铎率领诸多的官员,一直送出城外十里地。

洪承畴和王铎两人,都没有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流寇为什么能够攻陷南阳府城,为什么能够迸发出来如此的战斗力,这才是最为关键的,可惜两人都忽略了,以至于做出相应部署的时候,过于的轻视流寇,这已经为后面的惨烈埋下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