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巡按御史
六月中旬,朝廷派遣了巡按御史,来到河南了解情况。

正月底的时候,五省总督熊有气就瞪眼睛文灿专门赶赴京城,给当时的兵部尚书、如今的内阁辅臣杨嗣昌禀报河南出现的恶劣局势,那个时候两人最终商议的建议,就是朝廷派遣御史赶赴河南调查情况,若是熊文灿所说的情况属实,朝廷考虑动一个挨一个用其他方面的军队进入河南剿灭流寇。

这都快半年时间过去,河南的局势逐渐好转了,朝廷派遣巡按御史到河南来调查了。

熊文灿只能够摇头叹气,若是按照朝廷这等做事情的风格,怕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代表朝廷前来调查的巡按御史,是户部主事张溥。

这让熊文灿大为吃惊,担任五省总督之前,他在兵部很多年,知道朝廷内罚罚罚诸多的纷争,也明白张溥是什么人,这位年纪轻轻就成为复社领袖的户部主事,与漕运总督郑勋睿可谓是死对头,当然熊文灿也清楚,郑勋睿并没有真正对张溥等人动手,要不然张溥等人早就惨不忍睹了。

此次打败李自成、夺回洛阳府城的是郑家军,指挥战斗的是郑勋睿,难不成京城知道了一丝的风声,派遣张溥来调查战斗底细的吗,要是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那熊文灿就不能够小视,必须要认真的应对。

这个时候,熊文灿自然想到了监军高起潜。

进入到屋里的时候,高起潜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他也知道朝廷派遣巡按御史的事情了。

“熊大人,请咱家来。是不是为了朝廷派遣巡按御史的事情啊。”

“高监军说的不错,高将军和本官在朝廷都是多年,这朝廷之中的情形,本官也不需要多说,户部主事张溥出任巡按御史。本官实在没有想到。”

“熊大人没有想到,咱家也是没有想到啊,真不知道内阁诸位大人是什么意思。”

仅仅开头,两人就同时沉默了,他们对朝廷之中的争斗心知肚明,这次张溥到河南来调查。熊文灿担心,高起潜更是担心,毕竟他已经得到消息,最多到年底,他就很有可能回到京城去了。很有可能是主政东厂,要是这次张溥到河南来专门找麻烦,那他回到京城去的事情有可能泡汤。

过了好一会,熊文灿再次开口,这次他直接点名问题所在。

“高监军,问题既然来了,那就无法回避,这张溥与郑大人之间是对头。一直都不合拍的,这一次来,是不是听闻了什么风声。专门来找麻烦的。。。”

“熊大人,咱家看,张溥哪里是但是写字台上却放着一个精美的相册郑大人的对手,郑大人心胸开口,大人不计小人过,那张溥、张采、吴伟业、吴昌时和龚鼎孳等人才得以嚣张。要是郑大人出手,他们怕是早就灰飞烟灭了。”

“高监军说的是。不过张溥是巡按御史,若是此次到河南来调查。查明郑家军参与到鏖战之中,会不会借机做文章,要是真的是这等的心思,那就不能够小视了。”

“哼,咱家在这里,还轮不到他张溥嚣张。”

熊文灿只能够苦笑,这个时候说置气的话是没有作用的,必须要想到应对的办法。

“高监军,本官有一些想法,看看是不是可行,本官打算给内阁的张凤翼大人、杨一鹏大人和杨嗣昌大人写信,一方面再次禀报河南的情形,另外一方面也做一些解释,若是张溥大人想着到河南专门找麻烦,那本官也不会客气,直接向内阁弹劾。”

高起潜心领神会。

“熊大人这个办法不错,这样看来,咱家也要想办法了,总不能够眼睁睁小妮子开始怀春了看着张溥乱来,咱家也要给京城写信,说明河南的情形,熊大人和咱家正在想方设法的剿灭流寇,朝廷却在这个时候派出巡按御史,早干什么去了。”

因为牵涉到切身利益,熊文灿和”“社长?”“你不必问了高起潜很快就统一意见在兰花这件事情上了,按照两人背后的力量,只要专门给京城写信了,得到上面的支持,可谓是万无一失的,也就是说不管张溥来到河南怎么调查,最终都是无果而返的,不要想着挑出任何的毛病,也不要想着能够弹劾任何人。

但两人的内心还是很不舒服的,他们不清楚朝廷为什大伙说么会在这个时候派遣巡按御史,河南的局面已经逐渐稳定下来,和几个月之前比较完全不一样了,并且相关的战报,也专门承奏给内阁和兵部,本依然没有发现林若楠的身影来以为会等来朝廷的嘉奖,谁知道等来的是巡按御史。

难不成说朝廷之中有人怀疑他们了,或者说有人想借助河南的局面,好好的做做文章。

郑勋睿离开洛阳府城已经有大半个月的时间,熊文灿和高起潜也率领大军回到了开封府城,要说这半个多月的时间,一切都很是平静,熊泪中含笑文灿还在考虑,找到时机,大军开赴汝宁府去剿灭流寇,这一带流寇的力量是最为薄弱的。

熊文灿和高起潜交谈结束之后,刚刚回到房间,亲兵就来禀报,河南巡抚吴甡大人来了。

熊文灿知道,吴甡怕也是为了巡按御史的事情。

吴甡不是东林党人,与东林党人之间也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一直以来都是比较注意处理和东林党人之间关系的,不过朝廷派遣巡按御史,怕也是直接牵涉到了吴甡的利益。

果然,吴甡进入房间司机不好意思地笑了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

两人刚刚寒暄几句话,吴甡就说到正题了。

“大人,这朝廷究竟是何用意啊,下官记得奏折也送到朝廷去了,这段时间一直都很是平静,朝廷为什所以我们要改变策略么会突然派遣巡按御史到河南来他久久望着飞脚,难不成是发现什么问题了。”

熊文灿叹了一口气。

“吴大人,最为关键的是巡按御史是什么人,朝廷此次派遣的巡按御史是户部主事张溥大人,这张溥大人的身份,你也是知道的。”

“下官正是因为知道张溥是巡按洪伟和黄群随“农场的?”我高兴地喊叫说:“我就是去你们农场搞花棒和桑苗试种的!”他惊讶地扭头瞅了我一眼后御史,故而才来找到大人的,莫不是朝廷专门想着找寻问题而来的。”

熊文灿专程到京城去的事情,高起潜是知道的,二赖头玩电子女人吴甡并不知道,这也是吴甡更加不放心的原因之一,不过这方面熊文灿是不会点破的,熊文灿刚刚和高起本打再这样下去算建成后美美赚一笔潜商议过了,已经找到了应对的办法,这点其也不会说,毕竟熊文灿和吴甡之间的关系只是一般,谈不上亲密无间,故而很多的事情,熊文灿是不会说的。

看见吴甡很是着急的样子,熊文灿开口安慰了。

“吴大人,也不用过于的着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是能够想到办法的,吴大人在河南多年,如此的辛苦,想必朝廷也是知晓的,若是朝廷想着追究谁的责任,怕是早就派人到河南来了,也不会等到现在的。”

吴甡点点头,还是不大放心。

熊文灿脸上露出了笑容,再次开口了。

“吴大人,高监军和本官都在开封府城下一个,我们暂时不会离开这里,巡按御史来到河南,一定也要见见本官的,到时候本官自会秉公说话的。”

熊文灿如此说,吴甡的脸上终于出现欣慰的神情。

“如此最好,下官谢谢大人的关1号窗口是电信窗口心,有大人秉公直言,那就没有问题了。”

吴甡离开之后,熊文灿吩咐亲兵,任何人都不要打扰。

熊文灿此刻想到了其他的事情,是不是将朝廷派遣巡按御史的事情告知郑勋睿,让郑勋睿也有所准备,否则朝廷真的追究洛阳之战的事情,怕是两边说的不一样,再说张溥和郑勋睿之间本来就有着很深的矛盾,谁也保不准张溥从中做文章。

仔细思索之后,熊文灿提笔写信了,派遣巡按御史的事宜,朝廷是没有邸报的,巡按御史带着皇上的圣旨,直接就到河南来了。

就在熊文灿写信的时候,隔着他不远的高起潜,同样在写信。

高起潜是一定要给郑勋睿写信的,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郑勋睿,高起潜的内心是不安的,而且高起潜的信写的非常详细,包括他与熊文灿之间如何的商议,准备采用什么办法应对等等,悉数都在信函之中说出来了。

不过高起潜没有打算将此事告知熊文灿,这是个人的私事。

吴甡回到巡抚衙门之后,越想月觉得有些不对,朝廷派遣巡按御史的规矩,他还是知道的,当初他就是被派遣到陕西去巡视,结果留在了陕西出任巡抚,那是因为陕西遭遇了大旱,他是代表朝廷去救济的。

朝廷派遣巡按御史,一般都是地方上有什么事情,这巡按御史不是随便派遣的。

尽管熊文灿说的轻描淡写,可吴甡不会绝对放心,思来想去,他决定给京城写信,也打算给漕运总督郑勋睿写信,将朝廷派遣巡按御史的事宜,告诉郑勋睿,或许郑勋睿还能够帮助他分析其中的原因。

五省总督熊文灿、监军高起潜与河南巡抚吴甡三人,同时给郑勋睿写信,说到的都是一件事情,这也算是奇观了,当然三人站的角度不一样,写出来的内容肯定是不一样的,这倒是能够帮助郑勋睿更好的分析其中问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