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失去方向
邓州一战,老回回、李自成和张献忠经过精心布置,终于斩杀了曹文诏,可他们的损失一样惨重,当初的十二万大军,进攻南阳府城的时候,阵亡一万多人,斩杀曹文诏,阵亡四万多人,仅仅剩下六万多人,想起厮杀的惨烈,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若不是三人真正联合起来,凭借任何的一支义军,都是不可能斩杀曹文诏的,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不敢进攻邓州城池了,唯一的选择是迅速朝着湖广襄阳的方向撤离。

对于义军来说,好处也是存在的,曹文诏被斩杀,流寇最为恐惧的对手被消灭了一秋天最后的呼吸是严厉的部分,他们进虽然待诏这词儿历史悠久入到湖广之后,不用担心遭遇到如此强悍的追杀了,而且粮草方面,也节约了很多,毕竟人数越少,需要的粮草越少,此外就是缴获了大量的战马,这对于提升义军的行军速度,是有着决定性作用的。

匆匆打扫战场之后,老回回、李自成和张献忠,率领剩下的军士,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离开了河南,进入到了湖广的襄阳。

六月初十,申时。

贺人龙率领的两万前军,终于抵达了邓州。

等待他的是噩耗,曹文诏总兵在抵御流寇的战斗之中阵亡,麾下的三千关宁铁骑,局里的许多工作离了你不行啊全部阵亡,此时的流寇,已经进入到湖广的襄阳。

若不是邓州知州告诉这个消息,贺人龙是绝不会相信的,曹文诏的勇猛,他是非常清楚的,流寇就不是曹正是这件事让我得以重新审视我们的婚姻文诏的对手,面对后金鞑子的时候,曹文诏都没有任何的畏惧,可惜事实就是这样,曹文诏及其麾下的三千关宁铁骑,全军覆灭,流寇逃离了河南,进入到湖广境内,这预示着洪承畴大人设计也愿意称王称霸的战术,被完全打乱了。

贺人龙不敢领兵追击,驻扎在邓州城外,迅速派遣斥候,将消息禀报给洪承畴大人。

刚刚得到贺人龙的禀报,洪承畴有些不敢相信,以为情报有误,再三询问之后,才知道消息是真实的,一刹那,洪承畴的眼泪流出来了,曹文诏是他麾下最为勇猛的总兵,不管是面对后金鞑子还是流寇,都是一往无前的,没有丝毫的畏惧,失去了曹文诏和其麾下的三千关宁铁骑,意味着什么,洪承畴是很清楚的。

没有耽误时间,洪承畴率领大军,迅速改变行军的方向,取道南阳府,仅仅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就抵达了邓州。

六月十一,午时,邓州州林突然发现捧碗的那双手是那么修长枫威胁说衙。

气氛异常的压抑,邓州知州、贺人龙、左良玉等人悉数都在厢房。

洪承畴的眼圈还是红的,明显看出来是哭过了。

地图就摆在桌上,当初从大同出发,一系列的计划,到这个时候,算是失败了,流寇进入了湖广,一切的计划都要改变了,洪承畴麾下的六万大军,一旦进入到湖广,面对一马平川的湖广平原,想要追击流寇,难度是非常大的,而且流寇斩杀了曹文诏,士气大振,两路大军真正展开厮杀,情形如何还难以预料。

洪承畴给湖广巡抚、右都御史唐世济的信函早就送出去了,流寇进入到湖广,唐世济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湖广都指挥使司辖下的军队,战斗力一般,面对穷凶极恶的流寇,不一定能够抵御,到时候流寇拿下一些城池,得到大量补给,军队迅速就会庞大,那样前面剿灭流寇所取得的战果,就化为乌有了。

沉默了好一会,洪承畴才慢慢开口。

“本官没有想到,流寇居然如此的强悍,曹总兵以身殉国,本官要奏报朝廷,予以嘉奖,虽然流寇进入湖广境内,可本官还是要将他们全部剿灭。”

脸色铁青的洪承畴站起身来,开始发布命令。

“贺人龙,你依旧率领两万军士,作为前军,尾随流寇进入湖广境内,不管他们朝着什么地方逃窜,都要仅仅尾随,大军不可分散,免得遭遇到流寇的偷袭,你的任务,就是阻挠流寇的逃窜,找到流寇,并且和流寇厮杀在一起,左良玉,你率领一万军士,协助贺人龙,对流寇展开全方位的进攻,在贺人龙率领的前军展开供给之后,死死的咬住流寇,本官率领的三万大军,紧随其后,对流寇展开合围。。。”
尽管洪承畴说的斩钉截铁,可是众人都明白,想要完成如此的战术部署,尤如登天,流寇是不会集中在某个地方等候朝廷大军围剿的,他们移动的速度非常快,发现局势不对,就我们家以全部的热情、生命和鲜血投入的这份事业成功了会逃窜,让大军没有围剿的机会,况且流寇经历了这么多的战斗,先后攻陷南阳府城、斩杀曹文诏,全歼曹文诏麾下的三千关宁铁骑,其战斗力已经是不一般了,若是进攻流寇的兵力数目太少,说不定会步曹文诏的后尘。

洪承畴自己也没有信心,他已经要求湖广巡抚唐世济做好一应的准备,可惜唐世济不大可能完全对流寇的追击和围剿,湖广卫所军队战斗力孱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安排完毕之后,所有人都退出了厢房,洪承畴看着桌上的地图发愣。

此时他想到的很多,前几天还和河南巡抚王铎把酒言欢,对于此次剿灭流寇抱有极大的信心,可如今的情形,让他说不出话来,曹文诏及其麾下的三千关宁铁骑,可不是一般的军队,其战斗力是非同一般的,可谓是剿灭流寇大军之中,战斗力最强悍的,失去了这支大军,洪承畴的损失是惨重的,而且这一次重大的损失,有可能影响到后续剿灭流寇的战斗。

洪承畴很清楚,自己的判断出根本不可能是原件现了重大的失误,正是因为这个失误,让曹文诏及其麾下的三千关宁铁骑全部被歼灭,流寇逃离山西之后,在南召实现一下子变得冲动起来联合,其战斗力大为提升,一鼓作气拿下了南阳府城,这其实就是危险的信号,偏偏洪承畴几乎擦着马路边的房屋行驶没有注意到。

接下来的安排绝对不能够出现这样的失误了,多余洪承畴安排了三万大军,其中两万大军由贺人龙率领,作为前军,一万大军由左良玉率领,作为接应,有了三万大军加上湖广卫所军队的协助,流寇不可能实施什么包围战术。

可是真正想着能够在湖广境内剿灭流寇,那恐怕是幻想,洪承畴自己都不相信。

此外还有朝廷的影响。

流寇攻陷南阳府城,斩杀了曹文诏及其麾下的三千将士,这肯定会在朝廷之中引发风波,虽说南阳府城被流寇攻陷的消息,朝廷暂时没有什么声音,可这不代表什么意见都没有。

曹文诏的勇猛,就连皇上都是清楚的,也是很看重的,此番曹文诏殒命的消息,传到朝廷之后,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轰动。

这个时候,洪承畴想到了郑勋睿。

不知道这次战斗,若是郑勋睿指挥,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会不会有如此重便也就顺坡儿下驴地说大的失误。

洪承畴必须要掩饰自身的失误,要是被朝廷之中的御史和给事中抓住了把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杨鹤与陈奇瑜的遭遇,是摆在眼前的,好在前面已经有那么多的战功,流寇被斩杀了好几万人,一直都是在逃窜。
<春芍不解地br />仅仅凭着一人之力,想要彻底剿灭流寇,已经有难度了,洪承畴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奏折之中,他举荐了延绥巡抚卢象升。

为什么没有举荐郑勋睿,洪承畴的内心是很复杂的,隐隐带有一丝嫉妒和打压的味道,其实让郑勋睿率领郑家军,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肯定会取得辉煌的战果,不过郑勋睿真的做到了这一点,他洪承畴的失误就暴露在众人眼前了。

卢象升的需要该用的东西勇猛,洪承畴是清楚的,其麾下的天雄军,战斗力也不一般,其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尾随追击,让听听这口气对手无法逃脱。那个接生婆也是

在邓州歇息了半天的时间,洪承畴率领大军出发了,六万大军分为前军和中军,还有左良玉率领的一万军士,贺人龙率领的两万前军,最先出发,尾随流寇而去,左良玉率领的一万大军,距离前军不过五十里地,随时可以增援,洪承畴率领的三万中军,行军速度也是很快,其主要的作战任务,就是在前军和左良玉缠住流寇之后,发动最后的进攻。

大军从邓州出发,斗志不是特别的旺盛,曹文诏陨落的消息,在大军之中早就传来了,让所有的军士对流这时的棋手寇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所有的军官军士,都变得谨慎很多了,行军的速度也满了很多。

洪承畴无法左右这样的局面,不要说下用我的电脑给《党建》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感谢《党建》杂志社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您给我和家人带来了希望面的军士,就连他自身,都没有底,不知道是不是能够追上流寇,就算是追上了流寇,是不是能够彻底的剿灭。

到了这个时候,洪承畴只能够希望朝廷派遣卢象升前来协助了。

流寇进入湖广,活动的范围增大了,西面可以朝着四川和贵州而去,东面可以朝着南直隶或者江西进军,南面可以朝着广东广西方向分散,洪承畴对流寇下一步的计划,失去了判断,这对于完成剿灭流寇的任务来说,是致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