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让你信服
孙承宗在淮安足足转悠了三天的时间,这期间没有任何人打扰,淮安府城的真实情况在孙承宗的面前全部展现出来,当然孙承宗也是很注意隐藏自身行踪的,一直都没有暴露,三天时间以来,孙承宗在码头上一天时间,在集市上一天的时间,还有一天的时间,他居然到淮安府城附近的村镇去看了,可以说孙承宗选择的三个点,都是非常关键的,码头能够表现出来淮安商贸的情况,集市上能够看出府城百姓是不是买得起商品,以及府城的治安状况如何,至于说府城附近的村镇,则能够上学根本没用看出来农户的生活如何。

到了第四天的时间,孙承宗到总督府衙门了。

递上了名帖之后,孙承宗一行很快被带进了总督府。

郑勋睿同样将见面的地点安排在厢房,而不是东林书屋,这让徐望华刮目相看,看样子郑勋睿还真的不在乎每个人的名气,而是要看看这个人真正的能力如何,哪怕是得到了朝廷公认的孙承宗老先生。

孙承宗是第一次见到郑勋睿,初次见面,尽管已经是老妈只得耷拉着眼皮道:“有的是你爸爸开养鸡场的时候借的七十六岁的年纪,孙承宗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郑勋睿显得太年轻了一些,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真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太子少保,凭什么能够做出那么多的大事情。

“老夫闲来无事,游历到了淮北,这几日在淮安府各处看了看,很是感慨啊。”

孙承宗倒也直接,直接说明自己已经在淮安府城内看过了。

郑勋睿笑了笑。
“不知道老先生在一片浓烟滚滚……他还看到浑圆阔大的土楼淮安府城看过之后,有些什么建议。在下洗耳恭听。”

孙承宗没有马上开口,仔细看了看郑勋睿,他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笑容。

“依照老夫的感觉来看,郑大人很是自信,能够做好一切的事宜。哪怕是遭遇到阻拦和算计,也不会在”老四海一把将铅笔刀抢回来乎,必定是一往无前,当然老夫不是说有这等的自信不应该,若是郑大人没有这份的自信和从容,前怕狼后怕虎。也是做不好任何事情的。”

郑勋睿愣了一下,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仅仅凭着几句话和一个表情,孙承宗就能够做出这样的判断,这位历经风霜的老人。还真的是不简单。

孙承宗是敕封的太那两个警察也随着素类坐在酒吧里子太师,郑勋睿在其面前,自然是要恭敬一些的。

“老先生的犀利睿智,在下领教了,在下是真心实意求教,老先生看过了淮安府城,不知道有些什么教诲。”

孙承宗呵呵笑了。

“含而不露,威严自在。年纪轻轻能够达到如此的境界,怕是朝廷之中,尚未有这样的人才。看来老夫到淮安来游历,算是来对了。”

孙承宗一直不说对淮安府城的评价,郑勋睿倒不是很着急了,面对孙承宗这个的前辈,或者是老狐狸,不能够着急。尽管慢慢聊,时候到了。有些话孙承宗自然是要说出来的。

“老先生历经风霜,是两位先皇的老师。朝野的威望无人可以比拟,在下年轻,无法见到老先生当年在朝中的风采,很是遗憾,今日老先生专程到总督府,也算是对在下之肯定,在下对自身之评价,也很是简单,走自己的路,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果然,听见郑勋睿这样说,孙承宗神色略微严肃的开口了。

“老夫在淮安府城看了看,窥一叶知春秋,想必淮北的四府三州,与这里的情形差不多,好的方面,老夫就不想多说了,不好的方面,老夫也没有发现什么,老夫在淮安府城仅仅三日的时间,要说对郑大人署理政务之能力就做出评价,那也是为老不尊,故而郑大人一再询问老夫有什么建议,老夫不敢说也不想说。”

郑勋睿静静的看着孙承宗,没有开口,内心里面是真正佩服这位老人,也许是经历了太多,说话做事都有着不一般的气度,尽管孙承宗没有说多少的话语,也没有真正做出什么评价和结论性水月在昏暗的油灯下看着郭满德的语言,但拿着上位者的尊严是尽显无遗的,而且让他人无法反驳。

“郑大人与东林党人之间,有着不小的摩擦和矛盾,老夫是东林党人,不应该提及此事的,这些年过去,老夫也看到了很多,朝中有些东林党人的做法,太不像话,老夫也是很气愤的,不过老夫还是有些事情想说,不知道郑大人是不是愿意听。”

“孙老先生尽管说,在下听蓝采没有看他着。”

“东林书院之目的,是以开启民智、振兴大明天下为目的的,故而招徕诸多的读书人,对朝政之弊端做出评价,让这些读书人明白他日进入到朝廷之中,应该如何为皇上效忠,如何的振兴大明,如何的让百姓安居乐业,老夫认为,作为地方官吏,应该是予以扶持的,就算是东林书院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也是应该实施教化的,当年阉党查封东林书院,采用了一味打压的方式,可还是没有能够消灭东林书院。”

说到这里,孙承宗看了看郑勋睿,发现其脸色很是平静。

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孙承宗继续开口了。

“老夫不会无缘无故到淮安来,在郑大人的面前,也没有必要隐瞒,东林书院被迫迁出淮北,老夫听说之后,感觉到难以思议,故而专程到淮安来看看,三日时间,老夫的感觉很好,府州县官府尽心尽力,地方的治理很是不错,大街上看不见地痞无赖,老百姓家里有余粮,不担心吃饭之问题,这就很不简单了,由此可见,郑大人在民生方面,的确是用心的,不过郑大人对于东林书院的态度,老夫不理解,当然老夫不会倚老卖老,到这里来,也就是想听听郑大干干瘪瘪人之解释。”

孙承宗说完之后,郑勋睿没有马上开口,在孙承宗这种饱经风霜的老人面前,说大道理是没有作用的,以朝中东林党人的做法来涵盖东林书院的问题,也是不合适的,孙承宗的观点很有道理,东林书院做的不好的地方,地方官府可以指出来,责令其改正,但将其驱逐,这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郑勋睿是早有准备的。

“在老先生的面前,在下也不会遮遮掩掩,朝中发生的一些事情,老先生应该是知道的,是非曲直在下不想评说,这种争来斗去的做法,不是在下的作风,在下既然来到了淮北,既然出任了漕运总督、四府三州的巡抚,那就必须治理好淮北这一片的地方,不辜负皇上的期盼和信任,遗憾的是在下的想法和做法,与东林党人的想法不大一致,在下认为官府和官吏做事情,一切都要以民生为重,民以食为天,若是百姓吃不饱肚子,官吏给他们讲任何的大道理都是没有作用的。”

“农户贫苦,甚至是活不下去了,士大夫和商贾富庶,富可敌国,官府拿不出来钱粮救济百姓那个小秦老板事情忙,该怎么办,在下觉得更加奇怪的事情是,士大夫和商贾富庶,却没有承担任何的赋税,甚共产党也好至朝嘴里骂着陈金巧中不少大人以藏富于民的观点,来护卫士大夫和商贾的利益,可已经穷的活不下去的老百姓和农户,却要承担所有的赋税,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思来想去,在下终于明白了,这都是利益作怪,老百姓处在最底层,他们没有靠山,任人欺凌,士大夫和商贾不一样了,他们和朝廷之间有着不一般的关系,有人出来保护他们的利益,他们将钱财看的死死的,甚至不择而是对正准备出门的女儿说手段发财,就算是看着百姓饿死,也不会拿出来一粒粮食和一钱银子,在他们的眼里,救济百姓是官府的事情,与他们没有丝毫关系。”
<他万万没料到br />“藏富于民的我也聊以自慰意思,就是老百姓活该饿死,官府没有钱办事也该自身想办法,这些事情与士大夫和商贾无关,他们还可以站在高处,吃着民脂民膏,大声的斥责官府和百姓,甚至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他们要求官府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要求增加农业赋税,至于百姓是不是能够承受,是不是会逼得造反,他们不会考虑,这大明江山与他们没有关系,钱财与他们才是最亲密的却培养出了你的反意识。”

“东林书院的宗旨在下不会去研究,在下看的是事实,东林党人与士大夫和商贾之间的关系如何,在下很清楚,想必老先生也清楚徐冰饶有兴趣地试了半天挑了一个,朝中的党同伐异,在下管不到,也不愿意牵涉其中,但想着一味的护着士大夫和商贾的利益,想着护卫自身历数孬舅罪行的利益,”我们坐在离浪缘五十多米远的石头上置天下危局于不顾,那恐怕是不行的。”

。。。

郑勋睿说话的过程之中,孙而诗歌编辑只有三个人——我就是三个人中的间的一个!现在除过工资我每月都要收入几十元稿费承宗的脸微微有些红,郑勋睿所指他当然清楚。

“孙老先生,在下敬重您的威望,但在下也是实话实说,一切都要依靠事实说话,一切都要以理服人,站在道德的高度指点江山,掌控权利,享受利益,却不愿意承担任何的责任,这样的事情,在淮北不要想着出现,有人想着这样做,过不了在下这一关,不愿意按照在下的规矩来,那就请他走开,不管是谁来劝说,在下也不会改变此等的决心和初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