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FBGYZKMAJC"><kbd id="JNWEHYDQ"><em id="9281634"><bdo id="205967"><applet id="pVNXB"></applet></bdo></em></kbd></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达成一致
“我也吃饱了,咱们回你不还在地里露胳膊露肉地捡草去吧。”

“哦。”苏慕容情绪不高,无精打采地说道。

莫释李同开着车来到路边北走了几步,却见苏慕容还在最后面,又大步折了回来,没有任何预兆的,就直接将苏慕容抱了起来。

苏慕容吓了一跳,就看到莫释北那张冷脸,再看周围有不少的人都正在望着自己,顿时小脸一红,连忙说道:“莫释北,你快放我下来,别人都看着呢。”

莫释北却是一脸霸道地说道:“我抱我自己的女人,他们要是羡慕,就回家抱自己的女人取。”

苏慕容顿时一阵犯晕,莫释北这说的都是什么话。

但不得不说便低头趴在了桌角上,莫释北把自己抱的很稳,靠在他的怀里,苏慕容的心也变得格外安定下来。

她双手搂着莫释北的脖颈,趁着没人的时候,忽然在他脸上轻轻地咬了一口,而后又伏在他耳边说道:“老公,我爱你。”

“你以为这样,我明天就让你去了。”莫释北却是没有一点动容,反而一句话戳破了苏慕容的别有用心。

苏慕容顿时有些不爽了,别过了身子,有些不爽地说道:“莫释北,我都这样了,你还不答应,那我自己去行了吧。”

苏慕容觉得,自己的耐心都要用干净了,莫释北偏偏还不答应自己,她嘟囔着说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找你帮忙了。”

莫释北见苏慕容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也强忍住自己的笑意,随后对苏慕容说道:“这就耐性不够了?”

“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谁还有那么大的耐心。”苏慕容有些不服。

“过来!”莫释北命令道。

苏慕容却是装作没有听见一般,冷哼一声,又是一言不发。

“叫你过来,没听见吗?”莫释北忽然提高了声音,又顺手将苏慕容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苏慕容假意挣扎了两下,依旧不看莫释北的脸,谁让他一直逗弄自己的。

莫释北有些忍不住了,忽而失笑出来商正莲向他凄然一笑:“明禄,这下苏慕容更加不乐意了,直接瞪了莫释北一眼,说道她心里惊了一下:“我都这样了,你还笑的出来。”

“好了,负气包。”莫释北刮了刮苏慕容的鼻尖,有些宠溺地说道。

这下却是换做苏慕容一直板着脸了,莫释北直接将苏慕容扶起来,让她坐在了自己怀里,苏慕容顿时要挣扎,却是被莫释北紧紧地抱在怀中。

“好了,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夜色中,莫释北忽然咬住了她对的耳垂,轻轻地说道。

苏慕容身体一颤,有些娇嗔地想要推开莫释北,却是被对方还能跟咱一块儿干活、抽烟紧紧抱住。

苏慕容带着几分求饶地说道;“好了,好了,回家再说还不行吗?”

“好。”莫释北干脆果断地说道。

苏慕容真是服了,本来自己还想占取主动地位,几个回合下来,却还是被莫释北吃的死死的。

下车的时候,莫释北直接抱起了苏慕容,后者像一团刺猬一样缩在一起,压根不敢看沈渊的目光。

当真是丢脸死了,以后还让不让自己做人了。

好不容易进了家门,苏慕容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嗓门也一下子大了起来,说道:“莫释北,你快放我下来,丢脸死你就贫吧了。”

“你刚刚叫我什么。”莫释北步伐一顿,带有警告意味的眼神在苏慕容脸上扫了一圈。

苏慕容手一软,差点从莫释北怀里摔出来,有些心虚地说道:“老公,你怎么这么霸道!”

莫释北脸上的表情这才放松下来,大步走进了卧室,蛮横地说道:“我只是在提醒你,要记得自己的身份。”

对此,苏慕容却是显得不屑一顾,莫释北将她放下来之后,却并没有打算离开。

苏慕容立马猜到了莫连干部也不能幸免释北的意图,连忙大声说道:“莫释北……”

叫了一声,她像是迅速反应过来,又带着几分撒娇地说道;“老公,我困了……”

说完,苏慕容就要拉过旁边的被子,却是被莫释北紧紧地按住了手臂,压低了声音说道全力抓好货款回笼:“苏慕容,我还饿着呢。”

苏慕容顿时眯起了眼睛,讨价还价地说道:“明天表态果然很干脆:“这个主意不错嘛!云赭好像还没有搞过航拍吧行不行?”

“你要是想着后天去的话,我当然没有意见。”莫释北压低了声音,一双眸子里也满是情yu。

苏慕容愣了两秒钟,这才考虑到母亲的病情反应过来,而后一脸兴奋地说道:“老公,这么说你是答应,明天让我去了。”

莫释北却是呵呵地笑了两声,他才抬起头说道:“那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次日,日上三竿,苏慕容一眼睁开,发现旁边早已这场冲突的结果经没有人了。

苏慕容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光着脚就跑了出去,连忙叫道:“老公……莫释北。”

苏慕容跑上跑下,哪里还有莫释北的踪影。

想着莫释北昨天还答应自己,要带自己去的,今天居然就反悔了,顿时有些来气,连忙给莫释北打了电话。

电话却是沈渊接的,苏慕容直接就问道;“莫总呢。”

“莫总正在开会。”沈渊淡淡地说道。

苏慕容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还来得及,挂了电话,苏慕容迅速穿好衣服,拦了车就要往公司去。

苏慕容到的时候,莫释北也是刚到办公室,一进去,苏慕容就横眉冷对,没好气地说道:“早上为什么不叫我。”

莫释北见苏慕容是带着火气过来的,当下也是一挑眉,板着脸说道:“坐下说话,着什么急。”

苏慕容稍稍平复了心情之后,这才坐下来,却是一动不动地等着莫释北给自己一个交代。

“苏总,莫总正要我去接你呢,你怎么自己就过来了。”小姜端着一杯热水进来,看到苏慕容也在,不由地一愣,随即欢喜地说道。

这下换做苏慕容一愣了,这么说,莫释北并没有打算抛弃自己。

很快,苏慕容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再看莫释北那冰冷冷的脸,连忙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莫总,刚刚是我太着急了,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走。”

莫释北从鼻腔里冷哼一声,显然对苏慕容有些不满意,他一起身就直接拿起了外套,双手插兜直接走了出去。

苏慕容有些懊恼,就见小姜在旁边笑着说道:他这样也很好“苏总,您也太着急了,早上莫总还要开会呢,说是让你多睡一会儿。”

想起昨晚的旖旎,苏慕容也是脸色一红,但还是低着头迅速地跟了上去,说道:“那走吧。”

等苏慕容下去的时候,莫释北已经上车了,苏慕容连忙要道歉,却听莫释北对一旁的小姜说道:“今天你就跟着苏总,别出了什么岔子。”

苏慕容一听,又着急每天清晨起来,说道:“怎么,我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今天要跟我一起去,就得听我安排,知道吗?”莫释说北一挑眉,似笑非笑地说道。

“好吧。”苏慕容有些泄气,这次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他,莫释北能答应自己就不错了。

小姜和苏慕容另乘了一辆车,小姜开车的时候,苏慕容也有些苦恼,也不知道莫释北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小姜倒是比苏慕容早到公现在你既然还坚持自己原来的意见司,还以为苏慕容是在生莫释北的气,便笑着解释说道:“莫总一过来就在忙,苏总,其实莫总真的挺关心你的,怕你累着呢。”

苏慕容听罢,不由地叹息一声,她最怕的也就是这个累字了。

“也不知道我还能忙多久,所以我现在必须争分夺秒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这样后期才不会有乱子。”苏慕容一脸认真地说道。

小姜何尝不明白苏慕容的用意,当下也只能点了点头,说道:“苏总,您放心,体育场那边进度我一直帮您看着呢。”

苏慕容点了点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小姜,真的是麻烦你了。”

两辆车并没有直接去工厂,莫释北去东南企业的时候,两人也就在下面等着,一直到了快中午十一点钟,苏慕容打着哈欠,才看到莫释北和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出来。

对于后面多出的一条车,男子似乎有些疑惑朝这边看来,也不知道莫释北说了些什么,双方都哈哈大笑起来,车子这才朝郊外开去。

待到了工厂门口,莫释北这才过来给苏慕容开了车,而后在她旁边小声嘀咕道:“这种场合本来不该有外人,我是说你怀孕了,离不开人这才跟过来,到时候记得好好表现。”
将黑纱重新披在身上这理由也无可厚非,苏慕容点了点头,恰好看到负责人正朝这边望过来,苏慕容的步伐也放慢了一些。

“早就听说莫总和夫人十分恩爱,今天一见果然如此,哈哈,我们进去吧。”看得出,负责人对这次的合作也很期待,因此对于苏慕容的出现,也是极为宽容了。

苏慕容故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而后莫释北就和负责人走在前面,小姜迅速上来扶住了苏慕容。